<big id="l1jhh"></big>

        <pre id="l1jhh"><ruby id="l1jhh"></ruby></pre><track id="l1jhh"></track>

        首頁 > 社會 > 正文

        13名學生接力完成,一首多民族大學生CYPHER的背后

        來源:北京青年報2022-10-08 07:15:12

        收藏 打印

        “我真的能賺回父母為我付出的鈔票嗎?”

        “出發,每次都是新的開始。”

        “人生漫漫別再頻頻回頭了。”

        ……

        這是一首包含了漢語、藏語、維吾爾族語、朝鮮語等多民族語言的說唱歌曲;它是由13名中央民族大學的學生在今年5月到9月間接力完成的組合作品。這種說唱接力創作,懂的人稱其為CYPHER。

        現在,這次CYPHER在中央民族大學成為了熱點。不僅因為它是該校的第一次CYPHER,也不僅是因為它的創作者是來自不同民族的大學生,更因為這首說唱歌曲表達了對高校CYPHER的理解、對于天賦與努力的感慨、對現狀的迷茫以及對即將離別的感傷和對未來的期許。

        但這一切的開始,只是源于一種喜歡,還有對“酷得如同天方夜譚一般的事”的追求。當然,還有一種夢想:未來的他們,絕對可以用它來炫耀了。

        微信圖片_20221007183614.jpg

        (左起)李松浩、江恒宇、劉炙楷

        “曾在夏天遇見的那就夏天告別吧”

        這是一首大約3600字的歌曲,時長11分15秒,但是它沒有明確的名字。在音樂網站上,它就叫“中央民大2022CYPHER”這首歌的封皮印著“MUC2022 CYPHER”。

        這首歌屬于00后們,里面出現了大量體現當下流行文化的符碼,例如“高校的CYPHER里還有太多的瑪卡巴卡”“十萬伏特皮卡丘 念動咒語米尼莫”“rap海賊 像路飛 新的路線;hiphop海賊王 由我來主演”等等。

        這首歌里也有著創作者們的困惑與迷茫:“過分憧憬愛情美好/夸大失戀的悲/在思念的黑還妄想癡念地追/我討厭他 討厭你也討厭我/討厭在我二十歲 不知道自己想要的/曾經的驕傲被消耗 變成了無邊的焦躁/我真能賺回父母為我付出的鈔票嗎……”

        當然,這首歌曲里也記錄著他們2022年的生活:“2022的我 手捧著屏幕/和對面那位彼日心選在對話/沒詞說就沉默我也不太在意……”

        但歌詞里最多的是創作者的反省與樂觀,還有那么一些的堅強:

        “…… ……

        就算遇到挫折還有再試一次的勇氣

        再試一次的勇氣

        是來自西北世界屋脊高原上的雪怪

        不懼怕風雨磨煉意志就像是個鐵塊

        …… ……

        別再內耗到凌晨都不睡

        懷疑 卑微 是無用的負累

        …… ……

        來自hometown親人的味道

        那些充滿著愛的點滴

        暫時忘卻我的精神內耗

        ……  ……
        人生漫漫 別再頻頻回頭了

        旅行者離開的腳步那就再堅定些吧”

        微信圖片_202210071836142.jpg

         (左起)江恒宇、李松浩、劉炙楷

        “拿到接力棒的北方戰士就緒”

        這首歌曲是由13名中央民族大學的大學生接力創作的。其中,劉炙楷是發起人。

        劉炙楷是21級法學院法律碩士在讀生,愛好音樂尤其是說唱音樂,他知道很多學校都在舉CYPHER,也期待自己所在的學校能有這樣一場盛事,“這在說唱界是一種文化形式,我也希望能把大家組織起來,去做這樣一件很酷的事情。”今年5月,他通過學校的各種交流群發布召集信息,吸引了19級法學院大三學生李松浩、20級音樂學院長笛專業的江恒宇,三位因為音樂最先結緣,在兩位的協助下,召集了不少音樂愛好者。而這些工作都是通過線上完成,團隊成員彼此陌生,因為音樂彼此信任,愿意合力完成一件事。

        人員準備就緒,立刻開始著手進行原創和翻唱練習。此時已經有80多位來自不同校區的音樂愛好者結盟,包括能唱會寫的,也有喜歡聽說唱音樂的,大家就在微信群里溝通交流,劉炙楷和李松浩一起把這些人分成了三個組。

        “我們認為說唱一是唱,二是你得寫出東西來,然后還需要選伴奏。我們兩個人就商量把大家分成三個組,第一組的人聽伴奏,第二組的人可以嘗試寫詞,第三組的人練習唱。”劉炙楷說。

        三個組里的優秀人才很快脫穎而出,有些人此前已經寫過不少歌,像李松浩除了會寫歌,還有專業的錄音設備。到了七月,成員基本確定,組成了現在13人的團隊。

        微信圖片_202210071836143.jpg

        (左起)劉炙楷、李松浩、江恒宇

        “他們努力的故意的攻勢像是 piu piu”

        團隊中的大多數人,都沒有接受過專業的音樂培訓,單純憑借著天賦熱愛加鉆研。像劉炙楷高中時自學過吉他,接觸并喜歡說唱音樂也只有短短兩年。李松浩是從小喜歡音樂,大二開始自己嘗試找伴奏、寫歌詞,后來購買了專業的設備嘗試錄音,效果不錯,“其實我覺得我沒什么天賦,主要就是感興趣,這太關鍵了。”

        團隊里只有20級音樂學院的江恒宇是科班出身——長笛專業,共同的興趣愛好把他們聚在了一起,對他們來說,是第一次一群人聚在一起共同完成一首作品,這樣的機會十分珍貴,大家都很珍惜。

        成團之后,歌詞的完成僅用了一周的時間。歌曲的編曲融合了四類不同的音樂風格,包含club(派對說唱)、trap(陷阱說唱)、boombap(經典說唱)、jazz(爵士說唱),歌詞內容包含flow和腔調的運用、對高校cypher的理解。4 個小組4段伴奏,表達主題的側重點不同,劉炙楷所在的第一組,表達的是馬上要畢業的離別之情,敘事的內容多一些,其他組表達的是對說唱的理解,“可以單純的炫技,讓這首歌變得酷一些。”期間劉炙楷和李松浩還因為一個特效音產生了分歧,交流了很多次,基本每天“吵”一次、改一次,拖了一周沒有結果,最后是混音師幫忙解決了這個問題。

        對于出現的這些狀況,劉炙楷也有足夠的心理準備,“無論遇到多少困難,到最后我們都想辦法解決了,所以我們對這個作品還是挺滿意的。”

        “我時刻準備起跑姿勢用力系緊鞋帶”

        在籌備過程中,團隊遇到最大的難題是大家要準備期末考試,很多小伙伴還要準備考研,但大家都沒有因為這件事影響和耽誤學習。作為帶頭人,劉炙楷的工作量最大,除了要參與創作、還要花時間去了解團隊每個人的音域和風格、分配歌詞以及統籌團隊出現的所有問題,他的秘訣就是:天生睡得少。

        “我那會兒是晚上看書,白天跟每個組交流、統籌,晚上沒辦法,大家都睡得早,我是夜貓子型,晚上9點左右開始學習,可能學到3點多,上午很早又醒了,大概八九點醒了以后,開始跟大家討論歌曲。”劉炙楷說,這樣的作息對他的學習并沒有影響,而其他成員也都是利用課余時間去做這件事,學業也未受影響。

        李松浩說:“我們只要把自己的部分做好就行,像我自己,比如說我學習學累了,中午吃完飯,我可以做這件事,我知道自己能調配好,不像劉炙楷,他要協調我們所有人,所以花的時間比較多。”

        值得欣慰的是,團隊所有成員的成績都非常好,很多人的成績名列前茅,還有已經成功保研的,比如李松浩就被保研到了吉林大學。劉炙楷說,一開始他也擔心這件事會影響大家的學習,“如果真耽誤了,我負罪感會很強,但聽到他們保研成功的消息,我真的特別開心。”

        微信圖片_202210071836141.jpg

        (左起)李松浩、江恒宇、劉炙楷

        “五十六個兄弟姐妹永遠和我站邊”

        歌曲創作完、分配好歌詞、前期籌備工作完成,等到正式錄音時,又出現了難題:因為學校不同年級的返校時間不同,大家不能一起錄音,劉炙楷和他的小伙伴統計了成員的具體返校時間,采取分組的形式去錄音棚錄音。還有部分成員因為疫情無法返校,還面臨小區封閉、管控等問題,就采取自購設備、在合適場地搭建簡易錄音棚,或者手機錄音的方式進行。20級經濟學院藏族學生格澤久吾伽,家住青海省西寧市果洛藏族自治州甘德縣,今年疫情期間未能返校。為了不影響錄音進度,他四處托朋友幫忙聯系錄音棚,解封的第一時間立刻去錄制,可以說是到了廢寢忘食的地步。

        能返校的成員則陸續在海淀校區一個名為“鹿與微光”的錄音棚里錄音,不少成員回京后直接拖著行李箱住進了錄音棚,直到錄音完成才返校。

        李松浩把自己的專業錄音設備帶到學校,在宿舍里錄音,另一個與他同在一個校區的成員也用這套設備完成了錄音。

        成員之一、21級法學院的努爾比亞,既無法返校,又面臨小區封控。她自己想了一個辦法:用手機掛上耳機,在被窩里完成了錄音。劉炙楷解釋,她是在家里創造了一個類似錄音棚的環境,因為錄音的要求就是盡量在小的空間里,周圍環境要粗糙,不能有雜音。“她很聰明,想了這個辦法,后來發過來的作品,音質特別好,真的像是錄音棚里錄的。”

        “我尊重真實 討厭沉醉的愚昧”

        錄音工作是耗時最長的,原本只需要十天,卻足足用了二十多天才完成。但好在最后效果超出了預期。這次的工作也得到了很多業內人士的幫助,比如錄音棚的老板,除了要幫忙協調錄音時間,還給了很多錄音方面的指導和建議;知名音樂人楊秋儒在邀約不斷、工作纏身的情況下,依然愿意幫助他們完成這首歌的后期制作,并且酬金低于市場價。

        在成本方面,完成這首歌的全部工作,總花費三千多元,成員們自掏腰包分攤下來,每個人花費不到三百元。期間劉炙楷和小伙伴買伴奏的格式時出錯,賣家在國外,原以為幾百元就要打水漂了,后來通過線上交流,跨國協商退了款。對他們來說,這也是很一次特別的經歷。

        整個過程最讓劉炙楷感動的是,雖然錄第一版的時候失敗了,他自己也很沮喪,以為這事可能就此擱置,但是團隊里沒有一個人中途想要放棄,每一位成員都竭盡所能全力以赴,“雷思棋、趙以俊兩個人的合唱部分也是打磨了很多次;吳建霖是成都人,為了不影響錄音提前住在貴州;白樺是我們團隊的氣氛擔當,很會鼓勵和安慰團隊成員,錄入歌詞和網易云音樂人申請也都是她在默默努力。”提到給力的團隊成員,劉炙楷有些動容。

        劉炙楷說,下一步想要計劃在學校做一個小型演出,如果效果不錯,還希望能在音樂節上表演,“因為團隊成員有很多很好的作品,完完全全是可以在現場演出的。”

        至于是否會給團隊取個名字、這個團隊有無可能繼續存在下去,劉炙楷和他的小伙伴們也認真考慮過。他馬上面臨研究生畢業要找工作,李松浩要去讀研,江恒宇要出國念書,“主要是沒人打理,組團工作量挺大的,我擔心成了一個‘僵尸社團’,沒有人管,傳不下去,倒不如就維持現狀。”

        說到未來,除了長笛專業的江恒宇要走音樂這條路,劉炙楷和李松浩都表示會按部就班讀書、上班,音樂將會是他們一輩子的愛好。

        在做這件事之前,劉炙楷特意去征求了老師的意見,老師當時問他:這件事的意義何在?劉炙楷的回答是,發揚一種文化精神本身就是一件有意義的事。但當他帶領十余位小伙伴全身心地投入其中,一路升級打怪共同鉆研、攻克一個個難題、度過一個個不眠之夜,當一個完整且對他們來說堪稱完美的音樂作品呈現出來時,他又有了新的答案:嘗試去做一件“天方夜譚”的事,遇到問題解決問題,這個過程才是最有意義的。

        “說實話一開始的確沒有想過肯定能做成,也許這件事的意義還在于,等到我30歲的時候,回頭再看,自己竟然還做過這樣一件挺酷的事情,那種成就感,應該還挺值得炫耀的。”劉炙楷說。

        文章關鍵詞:&ldquo,&rdquo,錄音,團隊,成員 責編:林瑤

        熱點推薦

        更多>

        熱點視頻

        更多>
        国产传媒色欲AⅤ精品视频

            <big id="l1jhh"></big>

              <pre id="l1jhh"><ruby id="l1jhh"></ruby></pre><track id="l1jhh"></track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