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big id="l1jhh"></big>

        <pre id="l1jhh"><ruby id="l1jhh"></ruby></pre><track id="l1jhh"></track>

        首頁 > 原創 > 正文

        大象尋人|幼時被抱養如今已成家立業 90后的他希望能為兒子找到根

        來源:大象新聞2022-07-18 18:35:51

        收藏 打印

        大象新聞記者 周蘭/文圖視頻

        “你不是我們的親生兒子。”第一次聽到養母這樣講,是2015年王鵬考研失利后。

        是否尋找自己的親生父母?這個問題成了王鵬心里的一道坎兒,但是今年4月,他有了自己的兒子,在妻子的鼓勵下,王鵬發出了第一條尋親信息。“養父母一直待我如同親生孩子,這份恩情到什么時候我都不會忘記,現在我只想為我和兒子找到根。”

        年幼時調皮的孩子,如今成了養父母的驕傲

        王鵬坦言,年幼時自己比較調皮,常常逃學去玩游戲,讓養父母非常頭疼。

        王鵬的“家”在商丘睢縣,養父母都是普普通通的農民。由于養父母并沒有太高的文化水平,因此對于王鵬的教育上,他們并沒有太好的方法。

        初中畢業那年夏天,養父找王鵬商量,希望他轉到縣里的學校再復讀一年,他答應了,“當時想著離家遠了,玩游戲就更自由了。”

        王鵬告訴記者,當時養父母家不算富裕,為了省5塊錢的車票,送他到縣城上學時,近50歲的養父只給王鵬買了張車票,自己則騎自行車前往。王鵬回憶道,他坐上公交車時,車還沒有發動,養父先騎車走了,透過窗戶看到養父的背影,偏瘦的身材,有點駝背,而且養父的后背已被汗水浸濕了大片。“這是我第一次認真地看養父的背影,也是因為這件事,讓我有了很大的觸動和轉變。”

        此后的王鵬像是打了雞血,經過努力,考上了縣重點高中,而后順利進入大學,現在已研究生畢業,是航天科工的一名工程師。“一直以來,我在養父母眼中都是讓他們驕傲的孩子。”王鵬說。

        7年前得知自己為領養  怕傷害到養父母一直未提“尋親”

        2015年,王鵬因考研沒有考入理想的大學,心情一度沉悶。備考的壓力加上心情的沉悶,王鵬選擇回到老家商丘調整自己的狀態?;氐郊?,王鵬也不怎么說話,倒頭就睡,除了吃飯,連自己的房間也懶得出來。

        養母覺察出了王鵬的異常,還以為他是得知了自己的身世才變成這樣。

        兩天后,休整過的王鵬才慢慢悠悠從房間里挪出來,王鵬告訴記者,當時母親在家做點零活兒,從工廠領回來一些用于點綴衣服的小珠子,穿成串兒,做一些手工處理,再交上去,掙點零花錢。走出房間的王鵬搬了個板凳坐在母親對面,幫著一起穿珠子。

        “我們聊了會兒家常,養母突然告訴我說,我其實不是他們的親生兒子,當時我聽到這個消息,整個人都懵了。其實養母本打算等我結婚后再說出這個秘密,但又擔心我從別的渠道得知后,心里更覺得別扭。”王鵬說。

        王鵬極力壓抑著內心的疑慮,對養母說“不要說了,都過去了”。這是唯一一次他直面自己的身世。

        關于身世的話題被王鵬打斷了,母親繼續說著家里的陳年往事,但王鵬一句也沒有聽進去。“其實當時我心里也是充滿好奇和疑慮的,但是我怕傷害到養父母,所以只能壓制自己的心情,一直到現在,我也從來沒敢再與養父母提過這個話題。”

        養父母稱他是在滿月后 被輾轉送到了現在的家中

         “養父母告訴我,我是1990年出生的,那年是閏五月,我是第二個五月初二出生的,這個時間到底準不準確,那個秘密被公開后,我從來沒有問過。” 王鵬告訴記者,每年的五月初二,王鵬的養母總會給他慶祝生日,“之前在老家過生日時,她都會給我煮碗面,煮個雞蛋,現在因為工作原因我和妻子定居北京,母親也會給我打電話,讓我多吃個雞蛋。”

        王鵬的妻子告訴記者,聽王鵬養父母家的大姐說,王鵬的親生父母當時離異后,其親生母親不愿撫養,其親生父親擔心帶著孩子再婚困難,在王鵬剛滿月時就送人了,輾轉一圈,王鵬才到了現在的養父母家中。

        “我小時候,家里面就一張照片,大概是我100天的時候拍的,當時已經在養父母家了,但因為年代久遠,那張照片已經找不到了。”王鵬說。

        王鵬的妻子回憶,當時王鵬對自己說起他的身世時很淡然,仿佛說的不是自己的故事一般。“我當時非常震驚,第一反應就是讓他去派出所采血尋親。” 

        希望能為自己和兒子找到根,了卻遺憾

        從得知自己是被抱養這一消息,到著手尋親,王鵬在內心掙扎了4年多。并不是沒有疑慮和好奇心,而是不希望因此傷害到養父母。

        兩年前,王鵬和妻子面臨結婚生子的問題時,王鵬的妻子再次提出尋親一事。“我小時候患有心肌炎,不過現在已經好了,但是不是還存在其他隱性的遺傳疾病,可能找到親生父母就能知道。”王鵬表示。

        隨后,王鵬的妻子聯系到了一位尋親成功的女士,并與之取得了聯系,經過交流得知,在抖音公安部刑偵打拐辦信息庫登記尋親信息,尋回親人的概率會大一些。

        登記后沒過多久,北京海淀區刑偵支隊的工作人員打來電話了解情況,王鵬說,當時他就在北京工作,下班后就去了北京海淀區刑偵支隊備案,也進行了DNA采集入庫,但一直到現在也沒有什么新的消息。

        “經一個網友引薦,我們聯系過浙江的警察,寄過血樣,浙江的民警幫我做過祖籍分析,說有可能是濮陽,運城,晉中等地,但沒有分析到太確切的地方。此前王鵬養父母家的大姐曾說王鵬是在鄭州出生的,我們將這一消息提供給浙江的民警后,民警說根據王鵬的DNA并沒有分析到鄭州的親緣關系。”王鵬的妻子介紹說。

        閑暇之余,王鵬也曾幻想過,親生父母是不是也在找自己?甚至為了尋親導致生活窘迫?又或者是他們都組建了新的家庭,并沒有想過找回自己?“我已經有了自己的家庭,當上父親,目睹了媳婦懷孕生子的不易。我想找到自己的親生父母,給我和兒子找到根在哪里,了卻今生的遺憾。如果親生父母真的因為找我而變得經濟困難,我和妻子也會給他們提供相應的幫助。”

        王鵬告訴記者,他現在身高180cm,兩個頭旋(離得不遠),十個手指都是簸箕,B型血,后腰有不規則胎記(也許小時候這個胎記不明顯)。廣大網友如有相關線索可登錄大象新聞客戶端提供信息。

        ▇ 緊急求助 可找“大象尋人”

        若您身邊有親人走失,可第一時間聯系大象尋人,掃描下方二維碼,即可通過“大象尋人”一鍵上傳尋人信息。也可聯系頭條尋人(xunrentoutiao.com),我們將一起幫您尋找。我們將一起幫您尋找。

        ★尋人入口

        文章關鍵詞:王鵬,&ldquo,&rdquo,養父母,沒有 責編:李雯

        熱點推薦

        更多>

        熱點視頻

        更多>
        国产传媒色欲AⅤ精品视频

            <big id="l1jhh"></big>

              <pre id="l1jhh"><ruby id="l1jhh"></ruby></pre><track id="l1jhh"></track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