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big id="l1jhh"></big>

        <pre id="l1jhh"><ruby id="l1jhh"></ruby></pre><track id="l1jhh"></track>

        首頁 > 原創 > 正文

        “好聲音2022”首迎隊內PK,梁靜茹難做抉擇淚灑現場

        來源:大象新聞2022-08-16 14:19:40

        收藏 打印

        大象新聞記者 吳凈凈

        《中國好聲音2022》剛播出的最新一期中,新加盟的導師梁靜茹也是當場落淚。原來,她的戰隊率先滿員,并上演了本季節目第一場隊內PK,首次面對殘酷抉擇,讓梁靜茹也是體會了“切膚之痛”。此外,李克勤、廖昌永則先后“開張”,收入心儀“好聲音”。希林娜依·高和黃霄雲兩位助教也首次行使挽留權,給零轉學員再次挑戰的機會,新規則讓盲選變得更刺激,也讓導師直呼“壓力山大”。

        隨著深圳樂隊Hey Dog的加入,梁靜茹戰隊成了《中國好聲音2022》首支滿員的戰隊。梁靜茹還沒來得及細想,其他三位導師就開始“友情提示”——李克勤直言之后的隊內PK會很痛苦,廖昌永更是用“撕心裂肺”來形容這種糾結。梁靜茹不知該如何安放緊張的心情,李榮浩一句話讓她放棄幻想:“只能硬來,安放不了。”

        果然,抉擇時刻很快來臨。來自湖南的18歲女孩潘韻琪用一首《作者》博得梁靜茹的青睞,盡管不想面對PK,但梁靜茹更不想錯過這個溫柔女聲。“如果我不為你轉身,我肯定會后悔的。”梁靜茹沒想到隊內PK來得如此之快,更讓她沒想到的,是潘韻琪選擇了風格大相徑庭的王英杰,首期節目中那令人心碎的煙嗓曾深深打動梁靜茹。

        潘韻琪和王英杰分別演唱了《深深》和《我這個人》,兩人發揮穩定,幾乎無可挑剔。聽他們演唱時,梁靜茹的眼神里已經寫滿了不舍,待到要發言時,還沒開口眼淚就決了堤。“這么辛苦才湊齊的學員,我有點沒辦法割愛的感覺。”梁靜茹急得落淚,一旁的李榮浩趕緊支招,讓她從未來戰隊PK的角度思考,做出全局選擇。最終,梁靜茹選擇了潘韻琪,要給戰隊留下一個實力女聲。

        這次PK讓首當導師的梁靜茹體會到切膚之痛,坦言和看節目時的感受完全不同,之前所不能理解的感情突然就產生了,而且非常濃烈。她對李克勤說:“我終于知道你去年的痛苦了,我很投入看你們那一集,結果發生在自己身上了。”已經滿員的梁靜茹戰隊未來必將面臨更多PK,不知她還要用多久才能習慣做選擇。

        此外,值得一提的是,今年的“好聲音”引入了一個新規則,當學員沒有獲得導師轉身時,導師助教有權拍下按鈕挽留該學員,他可以向一轉學員發起PK,獲得第二次挑戰的機會。李榮浩評價這個新規則雖能激發學員的勝負欲和表演欲,但同時也“折磨”了導師,讓他們不得不做更多選擇。上周,由導師助教希林娜依·高和黃霄雲啟動的PK首次上演,卻發生在兩個音樂風格南轅北轍的學員身上。一位是來自貴州的苗族唱作人蝶長,另一位是來自上海的電音玩家陶樂然。

        節目中,陶樂然首唱沒獲得導師轉身,希林娜依·高和黃霄雲卻都很欣賞他的音樂風格,首次啟用了她們的挽留權。然而,當陶樂然選擇和蝶長PK后,兩位助教內部卻出現了分歧。黃霄雲被鄉音打動,想要支持老鄉蝶長,希林娜依·高卻堅持初心,要以行動支持做電音的年輕人,“現在很多年輕人通過電子、采樣的方式,通過聲音去制作、表達自己,但對大眾來說它還是小眾,需要我們的支持。”最終,陶樂然獲得來自助教的1票,蝶長則獲得導師的4票贏下PK,成為李克勤戰隊中的首位少數民族唱將。

        不難發現,今年“好聲音”的舞臺上出現了不少原創曲目和方言曲目,大大擴展了選曲的廣度和深度。蝶長作為苗族情歌的非遺傳承人,用兩首原創小調把觀眾帶入了一片青山綠水中,方言唱詞搭配悠揚唱腔營造出極強的畫面感。而Hey Dog樂隊的原創歌曲《巷》中的傈僳語也堪稱神來一筆,一下子抓住了聽眾的耳朵。在節目組看來,所謂民族的就是世界的,從《中國好聲音》舞臺上走出過不少優秀的少數民族歌者,他們用聲音傳遞著民族文化多元的美,他們也期待更多少數民族歌者能在這個舞臺上大放異彩,唱響散落在中國各地的好聲音。

        文章關鍵詞:&ldquo,&rdquo,梁靜茹,PK,聲音 責編:彭艷

        熱點推薦

        更多>

        熱點視頻

        更多>
        国产传媒色欲AⅤ精品视频

            <big id="l1jhh"></big>

              <pre id="l1jhh"><ruby id="l1jhh"></ruby></pre><track id="l1jhh"></track>